夜深忽梦少年事,唯梦闲人不梦君.

总裁与他的小员工

短打成瘾(得治)

尤长靖前些天被总裁体罚了一顿。

原因是他上班时间不小心睡着了,结果被心情好,下来巡视的总裁逮了个正着。同事们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这个平常颇为得宠的小员工被林总裁阴沉着脸叫到了办公室。

他被总裁罚站了整整一上午,尤长靖倒是长吁一口气,幸好没被辞职,他可是十分清楚自家上司的脾气的,一言不合就裁人。

同事们也本以为尤长靖在劫难逃,却没想对方平安无事地坐回了自己的电脑桌前,没有好戏看,他们倒也没放在心上,最近公司举办年终晚会,大家都对这事更为关注,更有不少女孩不知从哪得来风声,说是总裁也会参演,便想借此机会攀上林总裁的高枝。

到了午饭时间。

“不,别离开我,艾莉亚....我不能失去你”尤长靖深情款款的对着餐桌,眼睛里甚至闪起了泪光。

“尤长靖!你在这发什么神经?你手里拿的什么?”小超人林超泽拎着两人的午饭,一脸见了鬼的表情,顺手把外卖塞到尤长靖手里。

“台本啦。”尤长靖沖他晃了晃手里的本子,“还不是因为那个该死的晚会,我被选上演个话剧....”

尤长靖天生相貌就比较柔和,被选上倒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什么故事?这话剧听说是总裁选角呢,应该不错吧?我还听说他也要参演?”林超泽坐下,打开包装扒起饭来。

“就是很老套的故事啦....女孩坚持不懈最终历尽艰辛嫁给少爷的玛丽苏故事。”

“那你演那个少爷?”

尤长靖嘴角僵了僵“我演那个女孩....”

林超泽差点把饭喷得尤长靖一脸,但他很快抑制住了这个冲动。

“嘛....也不错啦...”

尤长靖朝他翻了个白眼,从口袋里掏出几颗糖,是那种进口的死贵死贵有漂亮糖纸的糖果,一看就是平凡人家吃不起的那种

“你说总裁是不是看我不爽啊...他总找我麻烦,他给的糖我都不敢吃...万一下毒了怎么办....”

“不会吧....俗话说打一鞭子给一颗糖嘛,总裁可能只是想安慰你一下?”

“是吗?这糖好贵的!万一他拿错了,我给吃了怎么办?他会不会生气得开除我?”

“唔...这倒是有点可能...”

林超泽咽下嘴里那口饭抬起头的时候看见尤长靖的腮帮已经鼓起了一块。

“你吃了!!?”

“嗯嗯?!”尤长靖受惊地快速点头。

“你嘴巴动作怎么这么快!?快吐出来啊!”

“咦唔嗯!”

“诶...相信我少一个他应该不会发现的....啊!你别都塞嘴里啊!”



年会那天,总裁又派人通知他到公司加班,尤长靖更加郁闷了,

“不会是总裁发现我吃了糖吧....”他默默祈祷。

到了公司,同事们都忙着晚上的事,尤长靖闷闷得坐到办公桌前,开始日常的问候总裁的八代祖宗的习惯。

“总裁好!”

尤长靖随声抬头,就看见总裁进了办公室。

“尤长靖。过来一下。”他正干着对不起人家的事儿呢,被正主一句话吓得立马起立站好。“是!是是....”

“中午跟我去吃个饭。”

林总裁波澜不惊地说。

“是。——......什么?”尤长靖被吓得一抖。

“我说,中午我带你去吃饭,补偿你今天加班。”今天总裁似乎难得的耐心。

“哈哈...总裁不用的,这种小事——”

他刚想婉拒,总裁冷冷的一记眼刀就让他闭了嘴。

中午,他跟林总裁坐一辆车去了附近超豪华的一家饭店,尤长靖看着金碧辉煌的包间,暗暗低估了句“有钱了不起呀,人间不值得。”

“想什么呢?”林总裁坐在他对面,正慢条斯理地切着牛排。

“没...没什么...哈哈”尤长靖为了掩饰慌的一笔的内心,表面稳如老狗地端起面前的酒杯,呡了一口。

“!!!”

这么好喝!甜的酒耶!尤长靖脸上满是幸福,又喝了一大口。

“听说你喜欢甜食,等会少吃点,还有甜点。”

“谢谢总裁!”他不禁开始觉得总裁真是个好人,以前的自己真是不懂事。

但林彦俊也没想到尤长靖酒量这么差,喝了几杯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缠着自己要酒喝。为了避免麻烦,他只能赶紧带他回了公司。

尤长靖整个人挂在他身上,他只能一边生气着一边用手扶着他。一进公司,他们的亲密举动就吸引了很多目光。

但好死不死的,尤长靖这时候突然兴奋起来,踮起脚,把脸贴近林彦俊,盯了几秒,揪着林彦俊的西装就开始嚷嚷,

“你...你这个烂人!你怎么忍心抛下我!”

他这一喊,更是引起了大家的注意,林彦俊异常尴尬的咳嗽一声。

尤长靖把剧本和现实混淆,他的演技逼真的要命,达到了巅峰。

小家伙捂着自己的肚子,眼泪汪汪地向他喊:

“混蛋!你就打算抛下我们一走了之嘛!”

“你喝醉了,这些词都从哪学的?”
林彦俊小声地说,拉住他。

他仍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跌倒在地上哭了起来:

“我总是想着...你回来的晚...是因为工作...你怎么...怎么能辜负我!”

视线越来越热烈,意味不言而喻

“总裁果然和他有一腿吧”

“怪不得上次都没被辞退呢”

“诶...姐妹们没希望啦呜呜呜...”

林超泽见状赶紧跑过来,向林彦俊道了歉,就要拉着尤长靖走,谁知他一转头,目光对上林超泽:

“狐狸精!”

视线一下子转移。

“可了不得”

“三角恋!?妈妈呀”

“我不信不可能我不信什么55667788的。”

尤长靖还坐在地上,他突然皱起秀气的眉毛,抓起腹部的衣服,

“呜呜呜...好痛...”

他额头上布满了汗水,咬紧牙齿,表情十分痛苦得呻吟起来。

“痛...”

林彦俊眼疾手快的扶住要躺倒的尤长靖

“哪里不舒服?”林彦俊让他靠在自己怀里。

尤长靖不说话,还是紧紧捂着自己的肚子,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林彦俊急得不行,又只能放软了声音问他到底哪里不舒服。

正当他要掏出手机叫救护车的时候,尤长靖突然消停了下来,两眼放空的看着他

“我的孩子没了....”

......

林彦俊觉得自己有点不好了。

为了防止事态向着更加严重的方向发展,他只能赶紧叫助理开车,把尤长靖带回家。


尤长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他看了看周围不熟悉的环境,脑袋有点懵。

更糟糕的是,他坐起身的时候带起了被子,身边传来了“啧”的一声。

他战战兢兢地看去,自家总裁正躺在他旁边。

“?!”尤长靖觉得自己不能好了。他赶紧悄悄掀开衣服,发现自己已经穿上了睡衣,这时一只微凉的手抓住了他撩衣服的胳膊。

“晚....晚上好...总裁...”

(我只是个勤勤恳恳的小员工啊被上司潜规则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怎么不睡了?”林彦俊刚睡醒,声音有点沙哑。

“我...我睡好了...”

林彦俊被他折腾了整整一下午,尤长靖喝醉了撒起酒疯来一点也不含糊,在别墅里又哭又闹,非嚷嚷着自己肚子里有个种,林彦俊只好把他打算慢慢给尤长靖吃的糖果全翻出来让他吃了,可能后来真的闹累了,酒的后劲也上来了,才沉沉睡去。

林彦俊刚刚躺下没多久就被吵醒了,自然不爽的很。

“躺倒。”

“嗯嗯?”

林彦俊也懒得和他废话,一翻身把他压在身下,尤长靖皮肤很软,摸着的时候自带兴奋功能。

“睡觉。”林彦俊实在困的很,没功夫废话,于是威胁他:


“否则我就让你肚子里货真价实带个种。”





这个梗是一个太太的,不过时间有点久远...不太记得是哪位太太惹如果有知道的可以告诉我一声哈!感谢您!

评论(17)

热度(3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