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忽梦少年事,唯梦闲人不梦君.

午夜

尤长靖和林彦俊吵架了。

两人处理问题的方式也异常简单粗暴——冷战。

尤长靖不想认输,于是半夜里没回别墅,而是偷偷溜去了附近的一家酒吧打算不醉不归或者醉了也不归。

酒吧里光线暧昧旖旎,尤长靖一个人坐在吧台喝闷酒,酒瓶空了一个又一个,他本就不是什么酒量好的人,外号也是鼎鼎有名的三杯倒。他掏出手机,发现没有一条林彦俊发来的消息,气呼呼得撅撅嘴,向酒保又要了一瓶威士忌。

“长靖?”尤长靖已经喝的迷迷糊糊,都快不知道自己是谁,他努力的想保持视线清明,来人瘦瘦高高,声音也是软软的台湾腔,他以为是林彦俊终于来接他了,噔噔噔就扑进对方怀里蹭啊蹭,满脸眼泪,委屈巴巴的抱怨“林彦俊你这个烂人....现在才来找我呜....”。那人动作顿了一下,转而回抱住了他,“长靖,你喝醉了,我带你去酒店。”不动声色的扶着他的腰,搀着他坐上车。

“去最近的一家酒店。”尤长靖此刻跟没了骨头似的软在那人怀里,脑袋昏昏沉沉,恍惚间他好像听见了那人的轻笑,但大脑已经不能帮他做出任何判断了。

被放倒在床上的时候,他觉得有点奇怪,这不像是林彦俊一贯的动作,他总是很温柔,但他又没有力气睁开眼睛,也没力气抵抗这来势汹汹的进攻。

“我好想你啊——”是他手机的铃声,他刚想去拿,却被对方快了一步。

“喂。”

“陈立农。尤长靖呢!你怎么和他在一起!”对方在听到他的声音后声音冷了几度。

“本来只是去酒吧随便逛逛,结果看见小宝贝独自一人喝闷酒,还把我当成了你,扑上来就又蹭又亲的...对不对,长靖?”

陈立农刻意将手机放到尤长靖唇边,他细碎诱人的呻 吟便全被录了进去“嗯啊....哈嗯...慢...慢点嗯...”

“哥,我和长靖还有事要  “做”  ,就先挂了啊。”

评论(47)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