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并没有爱上她,我爱上的是往事.

“尤长靖不会喝酒。”

“什么?”

“他不会喝的”

“谁?”

“尤长靖。”

“你怎么知道?”


    他怎么会不知道呢。


    两年前,也是这样的冬天,不过已经是落了雪的。


    公司里的练习生们都聚在一起庆祝跨年,房间里开了充足的暖气,玻璃窗上蒙了一层雾气。一群人围着热气腾腾的火锅吵吵闹闹,管理姐姐想着今天跨年便也随着这群年轻孩子闹去了。木地板上到处散落着羽绒服,练习生们席地而坐,一手端着碗,一手拿着筷子手舞足蹈,旁边的电视里的女主持报播着无关紧要的话。


    “尤长靖!!!你是不是又在偷喝汽水!!还要不要减肥啦你!!” 林超泽一边喊着一边要去抢被他这一声吓到赶紧回头藏杯子的尤长靖手中的饮料。

 

  “没有啦!今天不是跨年嘛!你有在残忍的...就今天...一次也不可以嘛?”尤长靖眼看心心念念的芬达要被小超人抢走,赶紧开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小可爱攻势。

    “哼...那就只有今天哦,明天给我好好减肥!”(系统提示:您的小超人林超泽已被击败)

 

    “诶诶既然这样,今天不如喝酒吧!难得这么好的日子!” 高茂桐放下游戏机提议道。



    “不太好吧...被姐姐知道了会被骂的很惨的...” 陆定昊整了整小红帽,从一旁杰芙瑞的肩膀上坐正否决了提议。

  

     “没事啦没事啦,反正这里也没有未成年嘛,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对不对,这种日子就是要喝酒才有气氛那!大不了被发现了我替你们罚跑” 原本和姜京佐划拳输了的林彦俊突然站起来 “还有不愿意的嘛?要是全票通过我就去买咯 ”

  

    “诶等等林彦俊!你输了!!惩罚还没做呢!!”


   “我同意!”


   “赞成!”


   “那我也....”


    “OK那就这么定咯,尤长靖陪我去买酒吧。”林彦俊说着捡起地上的两件羽绒服,“诶为什么是我啦,外面好冷诶...” “所以才要带你运动运动啊,快起来啦。”   林彦俊像揪兔子一样把尤长靖从地板上拉起来,给他穿好羽绒服戴上帽子,然后一边穿外套拉起尤长靖就要出门。


    “......我说...你们别忽视我啊啊!!”姜京佐无力咆哮。


    走出公司大门,一股彻骨的寒风迎面而来,调皮的钻进尤长靖的脖子里,使他不由地向身边唯一的热源靠去。“嘶...好冷啊林彦你有在坏的...要被冻死啦!”“你穿这么多还怕冷喔。”林彦俊替他压压帽檐。

 

  “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啦!真是的怎么有这种热天不淌汗,冬天不怕冷,还吃不胖的体质啊!”尤长靖越想越是愤愤不平,伸出爪子就要打林彦俊,却被温热的掌心包裹住。



   “不怕冷了是不是,你看看你手凉成这样子。”


   “哼...”尤长靖觉得有些理亏想抽回自己的手,却被那温热握的更紧了,他侧过头有些不解得看向林彦俊 ,可他却躲闪了他的目光,不自然的将视线转回前方。


    “别动,我给你暖暖。”


   尤长靖的眼神太过清澈温顺,好险,差一点就要吻上去。


   “不要啦会被路人看见的耶,很奇怪”


   “那这样好了。”林彦俊将握着的手放进自己的口袋里,这个举动使两人的距离更近了些,几乎是肩擦着肩了,“这样就看不出来了。”


    林彦俊在耳边的低语让尤长靖瞬间从脸红到耳根,但他的声音却像蛊惑一般,要不他怎么就乖乖得贴着他走了一路呢。


   回来的时候天很合适宜地下起了雪,亮晶晶的雪花从漆黑的夜幕落下,在暖橘色的路灯下闪烁着,暖色调与冷色调巧妙得融合在一起。


    尤长靖侧过头就能看见林彦俊温柔的侧脸,他此刻像是被包裹在一张暖色的丝绒布里,凌冽的轮廓也暧昧不清起来。他肩上落了些许雪花,尤长靖伸出手,自然的掸掉又将手收回口袋,然后他看见被裹在丝绒中的少年对他粲然一笑,仿佛他的整个世界拉开了帷幕。


   “尤长靖,感觉我们两个这样有在像老夫老妻的诶。”


   “闭嘴!你在胡说什么啦!!”


   尤长靖呼出一口白气后迅速把红的滴血的脸埋进衣领当鸵鸟。“快走啦!他们要等急了!”


   傻瓜,我才没有开玩笑呢。

  

  

    他们回到房间的时候一群人正聚在一团打打闹闹,贝泓麟最先发现了他们,从插木桶游戏中抽身出来 “好慢哦,等你们好久啦,快来坐,把火锅打开,开吃啦开吃啦!” 说着给两人腾出位置来。


   “好感动,在等我们诶。”尤长靖一遍飞速脱下外套一遍飞奔坐好,眼里都闪着星星盯着一锅鲜香四溢的美味。


    “瞧你馋的,别急别急,先喝一杯,先喝一杯!”


    “大家新的一年也要好好努力!”


    “祝我们以后都会更好!”


    “加油!”


    “会有回报的的!”


    “我爱你们!我的家人们!”


    “我也是。”


    “五...四...三...二...一...”

    电视里传来倒数的声音,窗外有绚烂的烟花升空的尖细声,透着雾气更显得璀璨。九个年轻的少年在室内举杯:


    “新年快乐!”


     “哈哈终于可以开吃啦!”


    “控制一下你自己尤长靖!!”林超泽又忍不住操心,他也不忍心看这孩子节食时痛苦的样子。


    “让他吃吧,明天我陪他跑步减肥。”林彦俊小声对林超泽说,又看了一眼吃得正欢的尤长靖,他自己都不自觉的温柔的献出深深的酒窝。


   “慢点吃慢点吃,没人跟你抢。”林彦俊为他满上酒,又为他加了菜,尤长靖不知是不是热的脸红扑扑的,眼睛亮晶晶的像是碎了星星洒在里面(自以为满眼感激地)实际上含情脉脉地看着林彦俊。


    (林超泽:说你们没在一起谁信啊!)


   酒瓶空了一个又一个。


   其实林彦俊的酒量是很好的,身边的队友醉了一个又一个,尤长靖大约只喝了一瓶,就快醉的不省人事。小酒鬼很难缠的向林彦俊再要一杯,林彦俊只能给他满上一杯汽水。


   “嗯...这不是酒!我要喝酒!小气鬼...”


   “乖,你不可以再喝了,喝多对你嗓子不好的。”林彦俊揉揉他的卷毛,满眼都是他不自知的宠溺。


    但他是知道他喜欢尤长靖的。


   “真讨厌...唔...林彦俊大坏...蛋”


   “好好好我是大坏蛋,那你是什么?”


    他只是不清楚尤长靖对他的感情究竟是什么。他有时也觉得自己是个胆小鬼,不敢捅破那薄薄的一层纱,害怕从此和尤长靖连朋友也去做不得。


   “我是...唔..大笨蛋...嗝”


   “那你说说为什么你是大笨蛋嗯?”


    “因为....因为我....”


    窗外忽然有烟花炸开,将室内亮堂起来,队友们早已倒在地上不问东西,只有他们俩在靠窗的位置坐着,一个还倒在另一个身上,火光将尤长靖的脸称得模糊而美丽隐晦,每一寸阴影都恰到好处。林彦俊看见他心形的唇瓣开开合合,却因烟火而没听见他究竟说了什么。


    他的心剧烈的跳动起来。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林彦俊摇着尤长靖以让他清醒一下。


   “我说,因为,我喜欢你!”尤长靖的脸更红了,但又多了一层薄粉,林彦俊如今清清楚楚的看见,他闪光的眼睛里,全是自己的倒影。


    烟火的光暗淡下去,室内又恢复了黑暗,林彦俊在黑暗中拥抱了尤长靖。


   他轻轻在他耳边一字一句地说:


   “尤长靖,新的一年我们在一起,好不好,小笨蛋。”


 

  “好啊,大坏蛋。”


    所以

    我当然知道他不会喝。

    因为我们的故事就是从那里开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