薙栀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

                                   1987我不知会遇见你(上)

    BGM《Acacia》建议是QQ音乐单曲循环么么哒!

    依旧新人努力正文中qwq              

       1987.2.11                            周三                                    晴

    我一向是喜爱雪的。

    不如说是欣赏那纯粹不谙世事,无瑕的洁白。自然的,我便无限向往着传说中梦幻般的雪国。在很长时间的筹划后,我满怀着兴奋得踏上了这场算是追寻我年轻时梦想的旅途,心中很久没有过的什么东西又鲜活起来了,柔柔软软的流动在心间。

    在去往北海道的列车上,我写下了这篇日记——出来的话,总不能空手而归吧,至少要留下一份念想。日后年老时,不能走动了,翻看年轻时的经历,也会不由得缅怀,或是发出“年轻真好”的感叹。可能还会满脸骄傲得向自己的孙子孙女炫耀“奶奶年轻的时候可是去过很美的地方喔。”

    列车已经过了县界,在一望无垠的雪原上奔跑着。车厢内开着暖气,我用袖子擦了擦附着在内侧车窗的雾气,透过玻璃,眺望起远方来。太阳已经要落了,余晖印在天际,仿佛是天地间一线渲染出来的一般。向列车前方望去,是一片若隐若现的山峦,那山顶点缀着白色颜料,山下一片雾气,好像是幻境一般。铁轨两旁是银白色的树木,地上长了下面是深棕色,顶部却是白色的灌木。我望着暮景从眼前划过,不断用手指揩净水雾。看得久了,便也收回目光把手重新缩回了袖子里,迷迷糊糊之间也睡着了。

          1987.2.12                     周四                         雪

      听见列车的汽鸣声,醒来时列车已经停在了信号灯前。

      ——到了,我曾无数次梦幻过的地方。

     我几乎是迫不及待的,拎了行李随着涌向出口的人群下了去。

    我无数次幻想过这里的美,也曾听得别人描绘,我暗暗在心中庆幸起来,好在来了,否则怕是一生都不会见到这样美的雪景。车站有人接客,许是父母儿子,朋友亲戚之类。没有人接我,我不过一个旅人罢了,我打量起本地人的穿着,大都穿着严严实实的冬装,绒帽盖住耳朵,围巾遮住了半边的脸。我不禁感叹这地方真的冷到这种程度吗,拉着行李匆匆擦肩而过。

    出了车站,才真正感到寒冷了,从行李中抽出红色针织围巾,像行人一样把自己包了个严实,这才感觉好些。

    这里倒真是配得上雪国这称呼,一片白茫茫的亮晶晶的,在太阳的照耀下闪烁这格外美丽的光。积雪消融着,在雪中并不太好行走,好在穿了靴子,不至于让雪漏进鞋子——那可不太好办,一脚湿漉漉的冰凉的,最容易感冒。这里的屋子是那种古典的样式,房檐上坠下冰棱,房顶上满是积雪,弥漫着古老的气息。

    先把行李安置好。接待我的,是一个有些体态臃肿,笑起来有两个酒窝的,看起来很和蔼的房东太太,她给我打理好了一切——多么热心的人!收拾好一切,我有点儿饿了,便向那位房东太太打听这附近的吃食。

    “小吃嘛,这儿附近啊,有一家味道很棒的海鲜拉面店,姑娘是中国人吧,那儿一定合你的口味,他家的海鲜新鲜好吃,哎呀,说着我都要流口水哩!”

    “那谢谢您嘞。”我是。

   “客气什么,姑娘,我看你年龄和我女儿差不多大,你就把这儿当自己家就好啰。”她说。

   “是,那我去尝尝!”我说。

  “一路小心!”她说。

  “我出门了!”我说。

    按着房东太太给的路线,我很快找到了这家拉面店。人很多,定是味道不错了。我拉开玻璃门,走进去,低头穿过蓝色布帘,看见一个蓝色的身影忙活着。

  “老板,一碗海鲜拉面!”我说。

  “您请稍等,马上就好!”那个身影回复我。

    不一刻,一碗热气腾腾的拉面被端了上来,我用筷子一挑,那热气便升上来消散在空气中了。我把围巾取下,小口吹了吹,便吃了起来。果然很棒,螃蟹、干贝、虾子,全部都是北海道附近海域所捕捞的渔获,那鲜味渗进汤里,融进面里,只消吃上几口便不能自拔了,这就是所谓“靠海吃海”罢。一碗面很快被我吃完,登时感到暖意,全身热气腾腾,寒不侵体似的。

    回去的路上,沿途拍照,又尝了不少街头小吃,花田牧场的冰淇淋,甜蜜瓜做成的果冻等等。

    回去后补了这篇,已经附了照片。

         1987.2.13                         周五                        晴

    虽说天已经放晴,但化雪确是更冷。

    我又去了那家拉面馆。确实出于我的私心。我想见见那位老板,那个蓝色头发的少年。直觉告诉我,本次旅行中,我必会与他有所关联。

    早上的时候那里没有太多人,我要了一份海鲜盖饭,在他忙活期间,悄悄观察起他来。

    一头蓝得纯粹的浅发,皮肤像这里的雪一般无瑕,眼睛是不掺一丝杂质的湖蓝色,仿佛抛一块石头,都能溅起涟漪,那是一双怎样温柔的眼睛,想要溺死在那温和里。唇色像这里的樱花,淡淡的粉色。天下竟有这等标致人物,身为女生,我都要自愧三分。

    他礼貌得向我打了招呼,我有些害羞了,昨日未仔细看,今日他又这样温柔得冲我笑着,尽管是出于礼貌,我的心也有些小鹿乱撞了。心思根本已经不在饭上。

    这是在这家拉面店记下的。

    我总觉得他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他身上的特点深邃神秘又令人着迷。这少年身上一定发生过什么,才会造就这种特质。我想与他搭话,却无从谈起,只得又出游一次。街上昨夜积雪有又尺把来厚,尽管有些难行,但这如此漂亮的景色促使我走得更远。我去了附近的山边,那里的树高大落霜,有时会有积雪落下,路边有不知名的红润果子,我已一一拍照,待回去后整理一番。这天气里动物少有,下山时竟看见一只雪白的兔子慢悠悠的跳着,粉色的小鼻子一耸一耸的,很是可爱,于是也拍下留念。

    玩了整日,我又去了那店。看样子他已经记住了我,我大胆得搭话。“今天可真冷啊。”

 “是啊。化雪的天儿,最让人受不了啦。”

 “说来唐突,先生您在这儿做了多久啦?”

“喔,有两年啦。”

“嗯...我是西子,先生您不知...”

“黑子,黑子哲也,叫我黑子就好啦,西子小姐。”

“黑子君,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是,西子是小姐的日语名吧,看小姐像是中国人。”

“是啊。”

“很厉害啊,西子小姐的日语!”

“.....”

    与他聊了很久,可以看出黑子浑身透着温润的气息,是煮拉面的缘故吗?

    已经不早,今日便到这里。


新手不想摸鱼qwq,看了僵尸新娘的产物,好心疼艾米丽!

文笔不敢恭维,设定完全忽视历史背景

能接受的话就太感谢您辣!Mua!

僵尸新娘梗

Ooc注意

  

 

    “好漂亮的蝴蝶。”

    已经是冬天了,少年批着斗篷,带了顶黑色蓝边礼结帽子,踏着黑色软皮长靴,在那雪白的地上留下一串脚印,靴子踏在雪上,吱吱得响着。

    “是啊少爷,是这时很罕见的蓝蝶。”田中说道。

     蝴蝶静在落了一层雪的灌木丛上,正站在一种不知名的红色园果子上,可爱的惹人喜欢。

    “我待会便放了你。”

    赤发少年小心翼翼地蹲下,地轻捏住那蓝色的翅膀,将它放进玻璃罩里,又小心的盖上。那蝴蝶竟没有一点挣扎的样子。少年一向喜欢乖巧的东西,这使他想起了曾经养过的一只萨摩,通体洁白,又很是听他的话,深得其宠。后来,却因大门没闭严,被人偷了去。

    “少爷少爷,您怎么还在这花园里胡闹,老爷刚才还在找您呢,说是要您赶紧随他与夫人一起见见您的未婚妻呢。”

  “告诉他我这就来”说着,少年打开那玻璃罩,任蝴蝶飞走了。“真是可惜,本想把你绘下。罢了。”少年站起身,拍拍斗篷上的落雪,随那仆人离开花园。

     马车已经备好,父母正坐在车上候着了。

  “征十郎,还不快上来,别误了时辰。”征臣说。

  “是,父亲。”赤司说着,蹬上马车。

  “征十郎,这次联姻是我们帮你物色了很久的,对方出生于名门贵族,是出了名的有修养,与你门当户对,又刚好符合你的审美。这不是一举两得的好事吗?”诗织说。

  “是,母亲。我很期待见到那位小姐。”赤司说。

   “整整你的衣领,我们快到了。”征臣说。

     下车前,赤司理好服装,礼貌得跟在父母身后。门铃拉响,是位白发苍苍的管家,他穿着考究,带了副金丝眼镜,缓慢得打量了赤司一家。“想必您就是伯爵的赤司先生了,老爷与小姐已经在西庭候着了,请随我来。”

      这位管家带着他们见了公爵先生,厨房已经备好了点心与热茶。屋内开了暖气,仆人接过了脱下的外套,挂在衣架上。

    “小姐正在阁室内等着少爷呢,少爷请进吧。”管家为赤司打开门,赤司回头望了一眼父母,得到了点头的答复,便向那屋迈进。

     屋里开了暖光,那姑娘正背对着赤司弹琴,赤司不好打搅,便乖乖坐在那旁边的椅子上,尽量委婉得打量起这位小姐。不错,确实是生得精致,一头瀑布般耀眼的金发被搞搞盘起,眼睛含着温柔流转的光波,一张薄唇似笑未笑,确实算是标致人物。一曲毕,那姑娘起身作礼,“确实是自己中意的类型。”赤司想。

      经过几番交谈,赤司和对方互相交换了心意,才就此告别。

   “明天你们就举行婚礼”在回家的路上,征臣说。“征十郎,你有什么意见吗?”

   “没有,父亲。”赤司说。

      为了给女方留下良好的印象,赤司在夜晚跑进了后花园里,打算联系誓词。他必须作到完美。

          “我将用我的手带你走出忧伤困苦 

             With this hand I will lift your sorrows.

            你的杯将永不干涸因为我将是你杯中的生命之泉 

             Your cup will never be empty, for I will be your wine. 

             我将用这支蜡烛在黑暗中照亮你的生命 

             With this candle, I will light your way into darkness. 

             现在我用这只戒指向你求婚你愿做我的妻子吗? 

              With this ring, I ask you to be mine.”

      接着,他将那枚准备好了的戒指,套在了树枝上。

     忽然!整片花园闪烁起蓝色荧光,是那么美丽。赤司不由得怔住了。

   “我愿意。”

     从那荧光中,慢慢竟幻化出人形来,带着闪烁的光芒,向赤司走来。待那光暗了些,赤司看见了一个有着蓝到透明的发色的少年。

    “他好美。”这是赤司的第一个念头。

     这少年就静静得凝视着赤司,借着微弱的光线,可以看见这男孩有一双仿佛散落的星辰的水蓝色眸子,被凝视时,仿佛时间都停止流逝,周遭都安静下来,皮肤白皙的像是欧洲人,樱花粉色的薄唇如覆了剔透的冰晶,嘴角微微翘起,呈现出一副可爱样子。身上穿着素色浅衣,赤着脚,软软得踩在雪地上,手臂伸向赤司,手指上戴着那枚戒指。耳侧戴了白花,连接起透明的头纱。

    “是你要娶我吗。”那少年问道。

                                      ——TBC——

然后也希望有太太能写这个梗///因为自己写出来的粮确实不是太好吃QAQ

【赤黑】夏天里的小故事

短篇新手摸鱼qwq

-关于梦

    已经步入盛夏天气了,气温倒是不再攀升,但却依然停留在了一个不低的温度。室内的中央空调”呼呼“地吹着冷气,黑子哲也光着脚在屋里踱步,踩在木质地板上发出”噔噔“的声响。他带了一副黑框眼镜,手指弯曲着置于嘴唇 ,另一只胳膊搭在折着的手肘上,眉头紧蹙,似乎正面临什么重大事件。

    ——没错,我们这位不久前才获了文学奖的年轻作家正面临着没有题材的重大危机。

    ”啊啊,真是的。“作家抓了抓柔软蓬松的蓝毛,呈大字瘫在沙发上。嘛,灵感这种事,是不能急于求成的。黑子干脆自暴自弃得阖了眼,胡思乱想起来,不知不觉就陷入了梦境

    ——那是他年少时候的事了。

    ”黑子要多吃点,体力太差了“

    ”黑子,今天放学我们一起走吧“

    ”黑子,今年暑假一起去海边吧“

    ”黑子哲也,我喜欢你“

    从梦境中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太阳的余晖透过透明的玻璃落地窗,柔和的洒在他的客厅和他自己身上,和梦里一样温暖的明橘色调,使得黑子不由得放松下来。房子里很静,只有钟表的滴答声,像是被整个世界抛弃了一样。他曾考虑养只宠物,但他看见冰箱里的速冻食物和成桶的泡面,他很快放弃了这想法。梦里的声音很温柔,黑子努力的回想起国中的事,大脑里却显示搜寻无果。正当他打算从这暧昧不清的梦里脱身出来时,他的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

    [黑子,我想见你。就一面,就现在。]

    是个看起来格外眼熟的号码。黑子固执的觉得,这个人一定和刚才的梦有某种联系。

   [您好,请问在哪见面(’w‘)]

    [帝光。我在帝光等你]

    果然。

    关了空调,套个短袖,一条哈伦收脚裤,再脚蹬一双白色运动鞋,分明是个祸害青春期中少女的学长模样。刚踏出门一小步,黑子就后悔得想转身。实在太热了!在空调房里呆了一天,忽然出来可真是受不了,热浪从四面席卷而来,稍微动一动就能汗流浃背。

    黑子已经快三十了,他也感叹岁月不饶人,明明那会儿,他还是个朝气热血的高中生,还能在球场上洒汗水,洒泪水,和朋友一起用自己的手,打自己风格的球。后来上了大学,每日事务繁重,篮球也已经在压制下被遗忘在角落里,积了灰尘。已经很久,很久没有 没有再痛快得淌过汗,听球鞋和地板摩擦的声音了,黑子也不明白,自己曾经那么热爱的事,也就这么放弃了。紧接着,大学也毕业了,那些伙伴,除了在婚礼上见过几面,也很少联系了。到头来,还是他孤单一人,他没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他成了作家,说故事给别人听——这也是正如大家所料的。读者的反响很好,但黑子自己却觉得自己的文章里少了点儿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家里人开始要求他恋爱成家,可黑子总用”没碰见合适的“便推拖过去。合适的,自然也遇见过,但总好像少了什么,和他的文章一样,他自己也说不上来。

    在路上的时候,黑子想了很多,最终踏进了这校园——帝光,他的母校。

    他的一切好像都是从这儿开始的。他想。篮球也好,未来也好。

    于是,不可遏制地,他走向篮球部。

    离很远,他就听见了球落地和球鞋摩擦的声音。黑子感到怀念,他的鼻子有点儿酸。他当时也在这球场上拼搏过,为了坐上那板凳费了不少劲,自己在晚上偷偷训练,还和怕鬼的青峰君一起训练过。

    他收不住腿。

    往更衣室走,已经焕然一新。他的旧柜子被挪到最后一排,缩在一片阴影里。柜门没锁,黑子打开发现里面有一副他当时用过的护腕,是绿间君以幸运物的名义送给他的,还有那套叠的整整齐齐的11号球服。他透过这些,看见了年少时的自己。

    没有人在等他。黑子想,这可不太礼貌。

    他又去了图书馆,记得总有一个紫色头发的可爱巨人会给自己投喂美味棒,还有只帅气的金毛犬,总会”小黑子小黑子“的叫自己。在靠近窗户的位置,黑子看见曾经的自己就坐在那个角落。和大家一起开开玩笑,那种感觉,真的很好。

    随便拿了本书,想着边翻边等,打开封面,借书卡夹在就在上面,黑子好奇得抽出来看。上面端端正正得写着五个漂亮工整的字,和那个人一样。

    ”赤司征十郎“

    原来如此。

    是赤司发掘了自己的才能,帮助自己训练,才能使自己的特点发挥出来,成为了幻之第六人,那副护腕和球衣也是是赤司拜托绿间君和桃井送的,在图书馆的时候,对方也总喜欢坐在自己对面。然后,在一日黄昏,也是这样令人心烦意燥的夏天,那个古老的不再回来的夏日里,赤司把他叫到天台。说了什么来着,喔,好像是”喜欢“。

    是了,那个梦有结果了。他的眼眶红红的,他所有的谜底都已经解开了。

    ”哲也“赤司从阴影里走出来,像很多年前一样的温柔。

    ”赤司君!“黑子看见赤司朝他张开双臂,他毫不犹豫地扑进他怀里,赤司用力地抱住他,使劲的,像是要把黑子揉进血肉里。黑子把头埋在他的颈窝,肩膀一抽一抽得,闷闷得发声

    ”赤司,我不会载允许你消失了“

    ”我也不会再丢下你。那么,你愿意接受我迟到十年的告白吗,黑子哲也先生。”

    “我愿意”































































彩蛋!!

“赤司君,我梦见我快三十岁的时候你想我告白!”

”乖乖睡觉了,别说傻话,我们才刚刚二十出头呢。“赤司问问黑子的发旋。无名指上的戒指辉映生光。黑子不知道,赤司也做了同样的梦。

    年轻 真好,我还能陪你走很长的路。


以上。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mua!

【赤黑】夏天的小故事

新手摸鱼
可能ooc...
—关于球球.
“哲也,快来右上角找我,我吐球给你”
“收到,赤司君。”
“呜啊,赤司君好厉害啊,怎么做到的!好大啊!”
“嗯哼,不然怎么帮哲也拿第一提段位嘛。”
夏日的午后两点。室外正是一天里的最高气温,格外刺眼的阳光,翻滚的热浪,经过光线折射而摇曳的世界,饱满可爱的白云,还有离烤肉只差一把孜然的行人,晒得黝黑舔舐着快要融化的冰淇淋的小孩子和蹲在弹珠机器前的少年少女。但在这样的天气里,大多数人在不是必要的情况下,都不会选择踏出室内一步,会选择待在家里,特别是忙碌了一个学期放了暑假的学生。当然,如果你是那一小部分人群里的,那就另当别论了。
今天是大暑,室内的空调打了20摄氏度,地上铺了柔软而凉爽的水垫,落地窗前拉了一道薄薄的帘子,刚好挡住炎热的阳光,室内也不会太暗。院子里种了一棵李树,挂满了青果,阳光被那翠绿的叶子剪碎,在地上洒下光斑。客厅里一只红毛和一只蓝毛正裹在一张蚕丝被里,露了个头和一双手,旁边是冰镇过的柠檬水。
哲也,别离我这么近,我会不小心把你吃掉的。”
两双修长白净的手指都在飞快的摩擦着手机屏幕,喔,原来是在玩“球球”。黛千寻最近向黑子推荐了一款叫做“球球大作战”的人气游戏,一开始只是抱着试试看也不会掉块肉的心态,黑子下载了这个“看起来不是有点无聊嘛”的游戏,结果上手后却意外地上瘾了?一局有15分钟,确实是消磨时间的好游戏。然后,作为恋人兼同居人兼保姆兼家庭教师的赤司发现黑子最近似乎很执着于手游,为了了解继香草奶昔后的又一个情敌的情况,我们的赤司·真·痴汉·征十郎也踏上了这条不归路。不过赤司果然很赤司,很快就掌握了这游戏的精髓并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系统提示:恭喜赤黑玩家成功解锁玩游戏也能秀恩爱的技能并满点】
比如现在。
“诶诶,赤司君别吐了,我已经是第一了喔,再吐球给我的话,赤司君你....”
“没关系的哲也,帮你成为第一就是我的目标啊!”
“赤司君...”
“哲也....”
“啊呀白,赤司君那个第二想要联合第三来吃我!”
“嗯...试试视线诱导?”
“成功了!”
“等着我哲也,我马上就强大到可以保护你了!哼哼,那个猫猫最可爱的就要完蛋惹!竟敢觊觎我媳妇,看我不灭了你。”
赤司的球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大着,很快一跃成为了第二名。
“猫猫你过来,刚刚是不是你要吃我媳妇的?”【语音】
“是我。这声音...等等...难道你是.....赤司?!”【语音】
“嗯?黛?”【语音】
“阿啦...那么第一是...黑子吧。”【语音】
“是的,黛前辈,是我。”【语音】。
“这可不妙....我我我先撤了...”【语音】
“黛,你要去哪啊。”【语音】
“黑子救命啊!快管管赤司!他要吃...”【语音】
“再见了,黛。”【语音】
“秀恩爱现场”【语音】
“同意“【语音】
“被吃掉了呢,赤司君,这样不太好吧。”黑子扭过头来看向赤司。
“谁让他欺负你来着。”赤司捏了捏黑子白白嫩嫩的小脸蛋。
“哼///”
“哈哈,这不是很像小仓鼠吃东西时候的样子嘛。”
“哦呀,这个第三也不是很安分的样子吗。”一秒变脸。
“赤司君....他并没有想要吃了我的表现...”
“可我看着分明就有。敢欺负我媳妇的人都得死!”
“等等,刚刚赤司君你是不是也在语音里说了‘媳妇’...谁是你媳妇辣,我我我是攻!笨蛋中二赤司君!”
“是嘛。”赤司没抬头,斜眼不怀好意的看了一眼黑子,吓得他一阵恶寒。”好了,结束了。那么哲也,我们来谈谈谁是攻的问题吧“赤司放下手机,转头满脸笑容,一脸纯良地看向黑子。
“哈...哈哈...“黑子有预感自己明天估计是下不了床了。
后来,赤司还是在床上逼着黑子叫了老公。
做完后,两人赤裸着上身挨在一起。“下次不要和赤司君玩了。”
“嗯?”
“一点获得胜利的自豪感都没有”
“那换个游戏吧。只有我们两个人的。”
“欸?”
“因为我想和哲也一起嘛。”
“其实赤司君要是让我在上面的话,我也会有自豪感的。”
“你说什么。”
“哈哈...我说夏天还很长嘛,夏天总是这样”
“那哲也坐上来自己动吧,给你自豪感。”
“你明明听见了啊....别过来嗯!赤司君!哈嗯...”
对啊,夏天,正是这样。







小彩蛋??
“可恶啊,我当时为什么要向黑子推荐那个游戏啊,竟然在游戏里秀恩爱,啊啊啊可恶啊,瞧不起单身狗嘛?!脱单了不起啊!可恶的现充都去爆炸吧!”
来自黛·宅男·千寻的咆哮。
“哈秋“
黑子往赤司怀里缩了缩,赤司在他额头落下一吻。
今后的每个夏天,都要这样,和你一起。